欢迎光临上海都市网

服务热线:15000345168
长江钢琴艺术家奏响荣耀长江公益慈善音乐会
长江钢琴艺术家奏响荣耀长江公
  音乐聚力量,公益暖人心。2020年6月—9月,为关爱自
2020中国航天大会开幕 中国石化长城润滑油在行动
2020中国航天大会开幕 中国石化
  2020年9月18日-21日以“弘扬航天知识,拥抱星辰大海
河南高校号召当代大学生人人争做“光盘族”
河南高校号召当代大学生人人争
  为深入贯彻“厉行节约,反对浪费”的号召,大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小说

绝世道长免费阅读,绝世道长第402章:打斗

时间:2019-03-15 15:49:46  目录:  编辑:

  绝世道长免费阅读,绝世道长第402章:打斗

  上次从奇南峰出来,他不得不挟持了水木轩的一个小丫头,就像那群女人说的那样,有些无耻。

 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,高扬还真不想用那种办法。

  只是今天晚上盛怀宁偷偷带人过来,他如果不想点辙,怕是根本没办法离开这里。

  他正想着,突然发现房间里安静了下来,一双脚停在他正前面的位置,月光照射进来在地上留下一个人的倒影,从那个影子晃动的幅度来看,对方似乎是要弯下腰查看床下。

  高扬根本来不及细想,已经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,正是盛怀宁!

  双脚猛地在墙上蹬了一下,借着这股力量,高扬的身体擦着地板往外滑了出去,与此同时,他下意识用出一记紫雷拳。

  床下实在是太狭窄了,他施展不开,无法用出崩山拳,只能用紫雷拳。

  但即便如此,用出来的还是不够正宗,看着就像是小时候看过的动画里面,超人一飞冲天的样子。

  不过虽然没什么威力,可盛怀宁还是被吓了一跳,身体都没有完全直起来,就往后跳了一下。

  正是她这么一跳,给了高扬一个出来的机会。

  离开床底之后,高扬急忙一个翻身滚到另一边,随后快速从地上爬了起来,全身戒备地看着面前的盛怀宁。

  “灵参我已经吃掉了,你们找我也没用。”

  在盛怀宁动手之前,高扬率先解释了一句,哪知道盛怀宁压根没有听,骂了一句“无耻之徒”,举剑便刺了过来。

  剑上的月光明晃晃的,泛着冰冷的寒意。

  高扬急忙偏过头去,这一剑刺在墙上,发出“铮”的一声鸣响,墙皮被刺出一个洞,那层凝固的石灰迸射出来打在高扬的脸上,有些生疼。

  不过此刻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,高扬抬手朝着盛怀宁的手抓去,准备把她手中的剑夺下来,可手刚抬到半空中,旁边又有一把剑斩了过来。

  看那气势,似乎是根本不在乎他的死活。

  高扬的冷汗一下子就起来了,用手挡已经来不及了,他索性蹲了下去,那把剑擦着他的头皮过去,斩落了几根头发。

  这几个女人下手还真狠!

  在心里暗骂了一句,高扬身体往前一顷,就像是在参加百米赛一般,猛地窜了出去。

  从两人的围攻下脱离后,高扬二话没说,奔着门口跑去。

  守在门口的是一个初窥门径二层的水木轩弟子,见高扬奔着自己跑过来,不慌不忙地迎头便是一剑。

  这三个女人,竟然都是带着武器来的!

  昨天回来的时候,他还曾经问过盛云蓉,是不是修炼者都不在乎人命,此刻便已经证明了这一点。

  险之又险地躲过这一剑,高扬抬手在挡在门口的水木轩弟子后脑勺敲了一下,对方身体一晃,径直倒了下去。

  “小叶!”

  身后有人惊呼一声,高扬已经趁此夺门而出。

  盛怀宁忙跑到门口,把手放在这个叫小叶的水木轩弟子脖颈上感受了一下,松了口气:“她没事,只是晕过去了,你在这里看着她,我下去追。”

  说完不等另一个女人回应,已经蹬蹬蹬追着高扬下了楼。

  这时候高扬已经到了门口,他不是没想过把她们擒住,已经放倒了一个,还剩下两个而已,不过盛怀宁的实力不比他低,想拿下对方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所以他只能选择逃跑。

  门口大开,明显是盛怀宁她们进来后没关门,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,高扬想也不想,便冲出了门口。

  然而在冲出去的那一刻,他就傻了眼。

  正前方有一个女人,看起来四五十岁的年纪,身上穿着朴素的衣服,手上握着一把剑,剑没有出鞘,可单单是这个女人站在那里,就让他感受到了庞大的压力。

  在冲出来之前,他可以肯定那里并没有人,只是被身后的脚步声转移了一下注意力,怎么出来就多了一个人?

  除了那个女人之外,左右两边也有人,而且还要更多,全部都是女人,他现在已经被包围了。

  身后是盛怀宁,前面是一个让他感觉极为危险的女人,左右两边也不是突破口,高扬思来想去,决定还是回楼上。

  楼上是有后窗的,他就不信对方把山水阁全都围住了。

  高扬转身就要回去,这时候盛怀宁已经冲了过来,二话不说一剑便刺了过来,角度极为刁钻。

  高扬左躲右躲都没有躲过去,被一剑刺中肩膀,鲜血顿时流了下来。

  疼痛让他险些叫出声来,他咬着牙抓向盛怀宁的手,然而来不及伸出手去,盛怀宁已经将剑收了回去。

  伤口中的血液飞溅而出,高扬的意识却突然恍惚了一下。

  这不是他第一次受伤了,可却是第一次真真正正的流血。

  在镇子上的时候,他被小混混用石灰弄瞎了眼睛,那时候他自暴自弃,恨不得跟对方同归于尽。

  但后来他还是把那件事交给警察去处理了,而没有真的把对方怎么样。

  被李文水针对的时候,也不过是皮外伤而已,没有多么严重,对方也只是要给他一点教训,没有下死手的意思。

  然而这一次,他清楚地从盛怀宁的眼神中看到了杀意和冷漠,似乎自己的生命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。

  他可以肯定,对方并不打算手下留情。

  不过却很奇怪,盛怀宁却没有挑着他的死穴下手,这又是为什么?

  为了抓住他?

  可他都已经说了,灵参已经被他用掉了,为什么还是不放过他?

  高扬来不及细想,肩膀上的疼痛还有浓重的血腥味成功激怒了他,趁着盛怀宁把剑收回去的片刻,一记崩山拳便砸了过去。

  拳名崩山,势如崩山,哪怕只是初步掌握,盛怀宁还是感觉到了极大的危险,急忙把剑横在胸前去挡。

  “当——”

  高扬的拳头落在长剑上,随后长剑被压出一个弧形,高扬的拳头一进再进,最后狠狠落在盛怀宁的胸口。

  盛怀宁连续倒退几步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  就在高扬打算继续出手的时候,脖子上突然一凉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
关于我们 群众来信 广告服务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
Copyright @ 2013 上海都市网  东方早报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6051443号-2
投稿邮箱:975981118@qq.com 站长统计:
服务声明:本网最终解释权归本站!
'); })();